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人的眼光看这个疯狂动物世界

天寒怎比心寒更冻人

 
 
 

日志

 
 

清明节,我最想念的那个人  

2010-04-06 11:03:52|  分类: 随心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4点半,厨房里的声音让我清醒。翻身起床,洗漱穿衣,检查行囊。

     早饭之后,把家里的一切收拾停当,5点半我们离开家去那三百多公里之外的地方看姥姥。

     .........

     姥爷姥姥都在家族的墓地里睡了很多年,姥姥走的时候我才上初中,二十年就这么转瞬而逝。那记忆就变得太遥远,遥远到只能听到姥姥那带着湖北腔的普通话给我讲的那些故事“隔壁有个爱说谎话的孩子,它叫比诺曹......”

     姥爷去世的时候,我三岁,没有人陪伴的姥姥和妈妈说,要不叫楠楠留这吧,咱家门口就是学校,以后上学多方便!其实,妈妈家和姥姥家只有那么不足半小时的车程,可在那个什么都不方便的年代,我们回姥姥家都是爸爸骑车带着我,妈妈骑车跟着一个多小时才能到;也没有手机这么方便的通讯工具。我!不是那个能够伺候姥姥的人,我要姥姥给我做饭、帮我洗衣服、带我出去玩、教给我识字读书......,其实我只是个小累赘,但是孤单,让姥姥选择了让我缩在她身旁,这个会呼吸、有温度的小东西多少也是个伴!

      姥姥是湖北人,姥姥的爸爸是私塾里的先生,姥姥的妈妈听说是个大户的女儿。姥姥像妈妈,娇小,性子柔弱。也许是因为这样的父母,姥姥从小就跟着她爸爸读书识字,没变的和那个时候的很多女孩子一样目不识丁。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个性子柔弱的女子,十几岁的时候就跟着八路军的队伍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过故乡。

     那个时候队伍里的女孩子不是宣传员就是教员或者卫生员,姥姥因为有文化,自然而然地做了教员,妈妈曾经说,部队召姥姥这些人入伍其实很大的原因就是给老革命们找对象,呵呵,于是在抗美援朝的那个时代,姥姥嫁给了大她七岁的姥爷。抗美援朝胜利,到通化驻军,就有了我妈妈、我大舅、我小姨。那个时候的生活妈妈讲就和《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的一样,只不过姥爷的军衔没有石光荣大。

      部队大院住了很多年后,性子刚直的姥爷出事了,是因为姥爷探亲回部队说了句“老家现在真得很苦,饿死人了”肩膀宽宽特别适合抗肩章的姥爷被摘下了肩章,退伍已经是对这个“给社会主义抹黑”人的最轻处罚。适逢大庆会战,姥爷顺理成章地转业到了大庆。姥姥这个从小只会读书写字的人,一下不会生活了,姥姥不会做衣服,不会做鞋、也不会用野菜来解决挨饿的问题。可她还是想法让孩子们都不在北大荒的荒地里冻着、饿着,不会做鞋,也买不到,就把以前的鞋,从后边剪开凑合着补一块,又将就一年......妈妈说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受罪,可能还是小,一样地疯跑,一样地活着,大人们那个时候则是天天的劳动,天天喊着为了拿下大油田,宁可少活二十年的口号玩命地干着,我不知道姥姥那样的身体,是怎么吃得消的。

      似乎是感觉要在大庆扎根了,姥爷回了湖北老家去接姥姥那无依无靠的父母,路途太辛苦,太遥远,姥姥的妈妈在安达下了火车,就没能离开那里,很多年后,妈妈送我上大学到安达,和我说“现在都不知道我姥姥还在不”城市扩建,迁坟的时候,这些没有人认领的坟都不知道是如何处理的。我不知道姥姥那个时候是什么心情,欲尽孝而亲不在,如果不接她们出来也许老太太还能好好活着,这也许会让姥姥很自责。

     从大庆到胜利,一样又是个渺无人烟的地方,一样又是吃苦受累,可她们似乎已经习惯,只是默默地承担着,生活慢慢变好起来,姥爷却在自己工作了一辈子的院子里,被自己的手下撞死了,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赔偿之说,于是姥姥就剩下了一个人,于是我似乎就成了她生活的重点。

      和姥姥在一起的那些老太太,我统统都叫姥姥,蔡姥姥听说还在呢,那个时候蔡姥姥是最胖、嗓门最大的,每天她站在门口喊姥姥,走了走了买菜去了!隔壁何姥姥家的两个孙子最坏,他们排挤我,何姥姥要他们带着我玩,他们把我带出去就扔在一边不管我......上午的时间一般都是有活动的,或者买菜或者串门,或者是那些姥姥们坐在一起聊天打牌,下午就剩下我和姥姥,睡午觉,然后讲故事,然后站在门口发傻,或者等小舅。

       小孩子也懂得要适应,我似乎没吵没闹过,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也觉得那是一种相依为命,反倒是每周末老爸老妈来看我的时候,要哭一场,然后他们走出姥姥家的们,马上就不掉眼泪,小舅说我是鳄鱼,假惺惺的。谁知道呢?或许,我知道哭给老爸老妈看是应该的,而和姥姥在一起,宁可平淡无奇也不可以让她担心。

      就这样,三年,我大了要上学了,姥姥说要我在家门口的那个学校上,妈妈执意把我接回去,在自己家的学校上学,或许是怕姥姥太累,弄不了我了。

      五年级的暑假,姥姥问我在家住几天好不,我摇摇头,因为妈妈家有同学可以一起玩,有游戏机可以玩,而我五年的时间已经习惯了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却不在熟悉姥姥的家。

      就在我摇过头后的第三天,妈妈突然接到了蔡姥姥的电话,姥姥前一晚上出事了,她们发现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姥姥被转移到小姨在的那家医院,渡过了最后的十余天,大人们带着我去医院看姥姥,但是那个身上插满了管子的人真得是姥姥吗?我摇着头往后退,小舅说,小白眼狼,你姥姥算是白疼你了!我只是害怕,但是我不知道我害怕的是什么,是没有姥姥?还是姥姥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

      清明节的天气总是很好,太阳高高照在车上,开着窗户似乎还热,远远地看到姥姥姥爷的墓碑,哦!姥姥我回来了,你看到了没?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