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人的眼光看这个疯狂动物世界

天寒怎比心寒更冻人

 
 
 

日志

 
 

王广才~中国画的自信与自觉  

2011-06-13 03:17:24|  分类: 书音绕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持人]:非常谢谢您今天跟我们分享这么多,我们也非常期望您更多的画作让我们来欣赏,去品味。今天节目就是这样的。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16:00]

[王广才]:没有那么大的作用,一个人生活多年,自己在山水画当中、在绘画当中的一些探索,只能说是自己的一种看法,自己的一人之见。希望你们能有共同感。  [16:00]

[主持人]:在节目最后,还有什么要跟网友交流的。通过您今天的分享,让我们对中国画有更深一步的了解。  [15:59]

[王广才]:光用单线勾的话,空间感会差一些。我感觉到我这个办法,空间感会稍微好一点。里面有象、无象会互相关联,互相成象,就像给人能增加思想,能增加想象的翅膀。实际上白也是无尽藏,黑里面也是无尽藏,有人说到底黑里面画的什么,更增加人的诱惑力。所以黑白同观,黑白里面都有一些东西。  [15:58]

[主持人]:这样的画跟您前面所说的勾画,两种方法对比的话会有什么显著特点?  [15:56]

[王广才]:所以中国画讲究有骨气,有骨气就有神韵了。体现不出一定的骨气,因而落入下乘之中。正如张彦远说“若气韵不周,空陈形似笔力未遒,空善赋彩,谓非妙也。”我靠渲染,用浓淡笔反复叠加,反复根据云层的厚薄,根据云层的明暗使水墨。画的过程当中,笔还要流动,不平拖也不行,笔笔不惑,笔心落在云彩的心上,这样既把握了大势,又有一些细说的表现,从浓到淡、从淡到浓,反复地去晕染,一看具体晕染的要随机应变。  [15:56]

[主持人]:是不是这样就没有那种神韵?  [15:52]

[王广才]:青海的山水画,我是画的青藏山水,它又不像内地的山水,古时候都有一些方法,都有一些东西。过去我们的古人没有到过青藏,对青藏的表现就有很多问题。青海的山上没有植被的,不像我们山上的植被很厚,而青海的山上没有,是裸体山,很雄伟。但它有云,我对云比较感兴趣。早晨、晚上去看云是最好了。古人说“留白作云”。我个人认为“留白作云”不足,画不出运的质感、空气感、流动感等等。光靠“留白作云”远远不够。画云,我认为必须“见笔”,墨随笔形,根据墨态去变化,要主动用水,当你不注重用水的时候,宣纸有银的,水多了一漶漫,漶漫则无笔意、笔趣可言,就失去了中国的古法用笔了。过去有人说泼彩、泼墨,吹粉成云,再加上出了一些拓印的办法,虽然能得到一点天理妙趣,但由于不包含我们用笔的内涵,缺乏这种趣味。  [15:47]

[主持人]:我们了解到您的山水画艺术探索中一直比较关注这一方面,在这块您有什么独特的探索地方跟我们分享一下。  [15:36]

[王广才]:您说得很对,因为画一张画不是一天、两天,要有长时间的构思和生活的积累,然后再去巧妙的组合,这样才能成为一张画,首先就有一个想法。  [15:36]

[主持人]:整体感是否在作画之前,在您的脑海里已经构思好的画面,这样画出来,才会展示出来这种效果?  [15:35]

[王广才]:你刚才谈到不足之处,中国画的不足之处,根据我个人学的这一点,在用色上、构图上跟现实有点不太一样。我们原来学的是固有色,比如画山,这块石头和那块石头是固有的,光线、光亮、明暗都是固有的,堆在一块儿就是山,但是没有考虑到调整色,还有整体感,光的整体感。作为整个一张山水感,整体感不太足,这是我对中国画这些年学了以后感觉到的,整体感不足。光暗不是从整体研究出发。我现在画中国山水画,考虑按照过去画素描,西洋画画素描,经常按明暗、黑白灰三大面,整体感就强了,立体感就好。  [15:35]

[王广才]:是黑白互动。过去石涛说,一画而立,笔一下去就有一个黑点,这个黑点本身相当于阴阳对比,再加上中国用毛笔,毛笔是圆的,不像西方用的笔是扁的,中国画用的笔是圆的,出来的就是圆味的,这是中国画黑白特色。  [15:34]

[主持人]:下笔之前要考虑各种关系。  [15:33]

[王广才]:中国画的不足,比方说哲学思想:黑白、阴阳,过去我们强调以白即黑,黑白对立。实际上黑白、阴阳是变换的,是互换的,把黑当成白,也把白当成黑,黑就是白,白就是黑。我们中国画的特点,是用毛笔、水墨、宣纸,应变程度太厉害了。宣纸是明的,是画的。单用墨色来讲,变幻无穷。不像西方,白就是白。中国没有白颜色。我们画中国画,个别的情况下有,我画山水画,从来不用白粉,就是白纸。但云是白的,就是靠墨的蕴含。一笔下去,既有黑又有白。你画白的时候,要考虑各种墨色的白的成份有多大,这个墨色和白的距离有多大、纯度有多大。  [15:33]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文化自觉,您认为中国画还有哪些不足呢?  [15:32]

[王广才]:对。中国画的独特性和西洋画只能互相对比,因为中国画的历史渊源加上传统观念,外界也不太了解我们,西方艺术的观点跟我们不一样,中国画是独树一帜的。中国画在品质上与外国艺术品比较比起来不但不逊色,特而且有自己的独到之处,我有的,他们没有,中国画是这样。比如中国画的诗、书、画、意为一如,这在西画中不理解,它没有。这是我们独特的。我们独特的地方就是用笔,独特的韵味、用墨,都跟他们不一样。我们要知道我们自己的特点,往往越是有民族特点的东西越有世界性,所以别动不动就世界一体化之类的。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没有民族就没有世界。  [15:32]

[主持人]:先去遵循一定的章法、道路,然后再寻找自己的发展方向。  [15:31]

[王广才]:对。原来李可染先生就说过要恭谨一些再打出来,这功夫不是一年两年,有时候他对别人说,我是学画,从未从四王入手,他是唐诗的话,他说我是糊涂乱抹,实际上不是,看他的画,从材料来看,至少学了四五年的“四王”,他的毕业创作上就是用的“四王”的技法,并不是糊涂乱抹。首先是继承,然后再打出来,我赞成李可染先生的话,攻进去再打出来。  [15:31]

[主持人]:有自己的观点在里面。  [15:27]

[王广才]:对,我们初学的人,反正我是这样的,初学不知道美在什么地方就去学,这是一种看法。入门了,他感到很难,这又是一种。有的入了门,明知道难,但知难而进,他不怕,这是一种。对于这些看法和评价,我们要有自己的看法,要存在自我。  [15:26]

[主持人]:我们带一个欣赏眼光看它就可以了。  [15:26]

[王广才]:我自己认为,对各种评说都可以听,但是自己要有主见。首先国画家要提升自己的文化自觉性和文化自信。自觉就要知道自信。能够自觉,知道自己的优缺点,就有自信,就要发展自己的东西,要兼听,扩大视野,不要迷失自己的方向。我的方法是,分三类,有些意见是本行的,比如画国画的,他摸索多少年的技法后总结出来。有些是来自客体的,是学西方的,对中国画不了解,有些是来自其他中国画界领域的,我称为自评。这几种评论都存在对于艺术的理解和认知的过程。你要看有些是初学、入门、行家的,越是行家,越认为没有门户之见。比方说众所周知的徐悲鸿先生,他学西画,但是他最终还是画国画,都是非常棒的,能够互知堂奥,惺惺相惜,美美与共,能够互相理解。道理是共通的,因为不管中国画还是西画,道理都是共通的。有这种认识以后,不要轻易的对艺术说不好的评价。各有各的美吧。  [15:25]

[主持人]:作为一个国画爱好者,应该如何看待对中国画的各种评说?中国画有哪些独特的技法与韵味呢?  [15:24]

[王广才]:自古以来,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一脉相承的,代有才人。不能说那个时候出的人,现在就不出了,现在就结束了,不是的。随着我们国家的崛起和文化的扩展,我相信世界人会理解我们的,会知道我们艺术的。所以,有一个民族自信心,能够自觉的认识到艺术的特点。  [15:23]

[王广才]:认识中国画,必须从根子上,说树要有根,水要有源,找到中华民族的根和源,才能理清中国画的发展趋势。因为当时大家一股劲地朝着某些时尚的东西去跑,我就不这样做。我认为要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评判一种艺术观点,要“是其是,非其非”,没有必要看来头。在知识和艺术殿堂里,要养成追求“道”的习惯,而不要单纯的变戏法,不是追究单独的“术”,而是“道”。不要屈从权威人士。过去老百姓曾经说过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要看大家的认可,群众的认可。当时有些人说笔墨等于零,说是吴冠中先生说的,我看了吴冠中先生的文章,我也有过吴冠中先生的画。其实吴冠中先生说这个不是那么简单的,吴冠中说脱离了具体画面的孤立的笔墨。当时很多人说笔墨等于零,这不符合人家的本意。现在看吴冠中先生的画也不是不讲笔墨的。有人提到“打倒中锋”等等,我个人认为中锋、偏锋、顺峰、逆锋,各有所用,不必偏废。  [15:23]

[主持人]:提到中国画的传统技法、艺术取向,对中国画的前途充满忧思的人有不少名人,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15:22]

[王广才]:再一个就是不易的那个,不变的那个,一个是变,一个是简变,一个是易变,还有不易。不易的地方就是中国绘画的精髓。我个人认为中国要讲究笔墨,画中国画一定要讲究笔墨。石涛先生说“墨黑丛中天地宽”。1992年我参加全国金科研讨会,我在那个会议上写了一篇论文是关于笔墨的问题。我当时说“墨旗不倒”。当时因为有人提出来“笔墨等于零”。一位标新立异的人经常忘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中国画不是地域概念,也不是人种概念,更不是工具概念。中国画承载了几千年文明传统,一部文化史,内涵量很大,中华民族的艺术趣味、取向跟西方不太一样,就说到刚才说的老子的哲学,有哲学思想,还得变,不变不行。  [15:21]

[王广才]:宇宙这么大,这么浩渺,人生这么复杂、漫长,一个人的心理不一样,就产生了多元、社会科学化进程当中,体现全球一体等等。视野逐渐扩大,地球好象缩小了,成为了地球村一样,打个电话,从美国一下子就来了。所以需要博采众长。石涛先生早就提出了这个问题了,笔墨当随时代。因为时代不一样了,有文人读书、仕进、修齐治平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不可能再回到汉魏,也不可能梦回大唐。再抱着以前那些规矩也不行,必须有新的东西,在大千世界里面,就形成了势必要变法和变易。  [15:21]

[王广才]:我在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个过程很漫长,也很苦,知、爱、悟这三步,知是由浅入深,爱是常爱常新。在长期不断的生活实践中,要画要练,每天不练不行。长期的实践过程当中,逐步的一步一步才能上进。说到感悟,就是刚才说的实践问题。通过感悟,年轻的时候那时候浮想,有一点感想就敢说,现在不敢说,因为太深了,说得越来越少了。特别是我画山水画,悟道是很不容易的,我感觉中国山水画跟中国传统的哲学思想,老子、易经有很大关系,有它的启发。它的石理有相通之处,易有三重含义:简易、变易、不易。说简易,有一次我到四川的清宫山,是道教,有一幅对联就是那样,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这个本来就是说一分为二,所以中国把黑白成了造型艺术的基本因素了。这实际上是一种简易的解释。  [15:20]

[王广才]:画家最理想的说话方式就是用作品来表达。作品各有各的不同,所以“理未易辨,善未易明”。有时候不得不说两句,谈一谈自己的一些体会。一个成功的画家在追求艺术制作过程中一般要经历三个阶段:知、爱、悟。现在有一些人未知先恨,他不知道他就说中国画太落后了,太古老了,有些人是知道难而不进,知难畏进,怕进去太苦了,所以就有一些靠奇思妙想、各种新花招,实际上这种做法是自误误人。  [15:20]

[主持人]:您主张绘画哲而思,思而变,能不能跟我们谈谈您的国画哲思?  [15:16]

[王广才]:我没有带工具,就用他写字的工具画了一幅,他很高兴,一笔成鸭,一笔就是一口气,也有转换笔,一气下来,主要是抓取神似,主要要有那个精神,是这么一种东西。  [15:16]

[王广才]:在辞典上常说往往“一笔成鸭”传神等等,不是一笔成鸭不是一笔就画出来的,要一鼓作气,不能断气。有一次1986年中央美院副院长朱乃正先生,他原来也在青海,他是我的良师益友,我比较佩服他。有一次他在我们同行家里做书法,看到累了,把笔一放,说要画画。  [15:15]

[主持人]:还是在专业的基础上加上专业的眼光才能画出这样神在的鸭子。  [15:14]

[王广才]:对于细节的观察也要训练。  [15:14]

[主持人]:我们还是缺乏发现的眼光,没有把它的细节表现出来。  [15:14]

[王广才]:没有什么不同。关键是我看得出它那些有趣的东西,可能你们不太在意而已,如果你们仔细观察一下也是一样的。它很有感情,它也要护孩子、护家庭,它也有警觉性,它还有站岗放哨的等等很有意思。  [15:13]

[主持人]:但是您这种画从儿时开始积累这么长时间创作出来了比较神似的画作,令大家所去认可、折服。您眼中观察到的鸭子跟我们平时看到的会有不同吗?  [15:13]

[王广才]:山东艺术学院毕业以后,那时候支援边疆,我就到西北了,都认为西北荒凉,过去说春风不度玉门关。我到了以后,看黄河两岸,西宁那个地方叫湟水,湟水是发源日月山,然后流向甘肃,这两岸都有鸭子,到三四月份的时候就很活跃了,当时我也有一些激动,我感觉到过去都说春风不度玉门关,青藏高原哪里有鸭子,哪有春风呀,激起了我表现的情结。当时写了“杨柳依依水青青,凉城三月杏花红,不唯江南有此景,高原亦发报春声。”这段话在中国画家辞典里面给发表了。当时我想告诉同行或者亲人,青藏高原也有这种风景。结果我们画苑给很多省市画苑交流,说要画鸭子,老百姓比较喜欢。有一次我在南京临上车了还要画。  [15:11]

[主持人]:从小时候就开始积累了。  [15:11]

[王广才]:生活给了我这种机遇。鸭子,小的时候就见过了。  [15:10]

[主持人]:艺术源于生活。  [15:10]

[王广才]:小的时候我们家乡山东邹平东范前村,为什么叫东范村呢?据说范仲淹的老家就在那里,那个地方有东范、西范、北范、南范四个范。我们村里有一些水塘,水塘里有荷花、鸭子,小孩下水游泳在里面玩,这种儿童情结的影响很深远,这些是生活给予我的。  [15:10]

[王广才]:对。当时我写了一首诗。“吾画水鸭有天缘,自小生长水塘边。一年四季常嬉戏,曲颈浮游随波旋。”当时小孩扔石头到水里面,逗鸭子玩,这是小时候的一种情结。  [15:08]

[主持人]:跟自然界亲密接触的机会比较多。  [15:06]

[王广才]:比较难。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齐白石先生说过的这句话鞭策了我十几年,最后我不追求皮毛,不追求细节,抓住它的神,逐渐把它的神表现出来。鸭的神体现是在它活动当中,动作起来才美,不动就不美,鸭子投水、啄食、嬉戏、扑飞的那些活动、那些画面。我小的时候就在农村,经常跟鸭打交道。  [15:05]

[主持人]:神似在画中也是一个比较高的境界了。  [15:05]

[王广才]:我在学校的时候,一开始学画,学的是工笔画,画鸭子。当时我的老师说你画的再细,也不如鸭身上的鸭毛细。我的老师张茂材,是山东有名的大家,他是画大写意的,追求的就是神似。  [15:05]

[王广才]:我是生活的给予,喜欢画写意画,我画鸭是因为追求自然的形态美,中国美术馆收藏了《鸭知春暖自在游》、《双鸭》以后,在我们西北就传开了,徐悲鸿的马,齐白石的虾,黄胄的毛驴,王广才的鸭。这是观众对我的一种厚爱,对我的一种偏爱,对我的褒奖,也是对我的鞭策。我认为物各有性,人各有情,选择都不一样。老前辈们都在我们前面,各有各的追求趣味,各有各的面貌。  [15:03]

原文地址http://finance.people.com.cn/GB/51844/51850/223587/index.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