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人的眼光看这个疯狂动物世界

天寒怎比心寒更冻人

 
 
 

日志

 
 

塞郎郎的后半生145~千年生命  

2011-08-14 02:05:57|  分类: 半生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我能够活一千年,在我八百岁的时候,会说什么?

《十世轮回》

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你是片随风而落的树叶。在广袤的土地上,无数的绿叶中,你并不突出。在秋天来的时候,你循例凋落。而我,是对面山口喷薄而出的一滴熔岩,呼啸着带着炽热,点燃了枯黄了的你。。。这一百年,我的余烬将你包裹其中。

再次相逢,我们同为一块顽铁,被熔炼,被锻造。我被打造成了乌黑战戟,套在木杆上。而你,活生生砸成了一块马蹄铁,被镶在马儿的脚掌上。战士骑着骏马,挥舞着我,轻松切开对方的腹腔,那些内脏流出来,被铁蹄践踏,而你,不慎一滑。。。。于是,落马的战士被乱刀砍死,折戟沉沙的我们也随着风雨在这个百年慢慢消磨殆尽。

第三次,你终于化成了女孩,站在广场上瑟瑟发抖,在满街的雪色里兜售着我们,我只是其中之一,一根火柴。你点燃了我,我并不清楚我能不能温暖你,你也不知道我在燃尽的那一刻的悲伤,据说,你看到了妈妈。

第四次,我随着伙伴前进着,漂流着,像真正的海水一样漂流,但我却不是海水,我是一粒沙。在远方的你,是一张白纸,被女主人工整的贴在窗棂上。终于,我“噗”的一声穿过你,看到那汉子将红棉袄的新娘摁倒。在这个窑洞里,滚入角落的我和破碎的你,见证了百年好合。

第五次,闪亮的我混迹在沉重的木箱里,然后,被分发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你在哪。有一天,我被射出枪口,却没击中任何人,而是飞上了天空,带着无数的悲怆。你在我的正下方,浑身血红,迎风飘扬。

第六次,这一次,我很不走运。我竟然化身成了一个创口,汩汩的冒着鲜血。人们抬着带着我的人进了庙堂。庙堂之上,一个巨大的香炉,那不是你,你只是无数被焚烧落下沉积的香灰。一双手捧了你,盖在我身上。

第七次,从没想过,我也可以化身为星星。在深蓝的天空中熠熠生辉。我是看不到你的,因为在亿万年之外,你只是一潭死水。我从来不知道,每个夜晚,都将我收纳在你冰凉的怀里。直到月坠西天,你才放我出来。每个夜里,都是如此。

第八次,你变成了女人,我变成了男人。我该说些什么?剩下的两百年茫然不知所措,说不出,道不明。

《长生命》

我一百岁的时候,你在多年前已经入土为安,毫无眷恋的躺着。而我,还只是一个孩子,思念让我经常拿出的你相片来端详,在我懵懂的一百年里,懵懂的和你在一起。只是因为我是一个孩子,所以,我不懂得失去是何意义,所以我经常哭泣。

在我两百岁的时候,我的孙子也已经先我而去。而我正在少年,你的相片在我的怀里,皱褶着。我奔走在人世上,贪婪的留恋山水秀色可餐。

我三百岁的时候,我还记得你。这些年,我碰到过很多和你相像的女人,要么是面貌酷肖,要么是谈吐酷似。我开始了中年的历程,我小心的接触,才发现,每个人都不同。你,已经离开我很久。

我四百岁的时候,斗转星移。我沉浸在书桌旁寻找这答案。记述着四百年来的风雨,你已经模糊的只剩下一片暗影,如同附着在桌面上的微尘,风一吹,就散去。

我五百岁的时候,还能登上高山,但我再也不肯出门。见惯人间冷暖,对你的柔软尤为思念。搬出豪宅门庭,我去了大漠的深处的绿洲。并不想孤老至此,我还有500年可活,我并不畏惧。

我六百岁的时候,身体还可以。这些年来,翻看着前六百年的日记,一个个镜头,一个个人物,如此雷同。我曾经以为你是独一无二的,而实际上,几十年的生命让你如此普通,我甚至已经记不起哪一年哪一月你对我说过什么。

我七百岁的时候,谁知道我的子孙有多少,我懒得去管去问。这些对我来说有何意义?这些孩子们散布在天涯海角,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对我来说,梳理过去和记录目下都失去了意义,无论怎么写,在我的生命里,你的短暂让我痛都来不及。

我八百岁的时候,风吹来的时候,我让开身子,让风顺畅的吹过去。这些年来,无数的战斗,很多人在我面前死去,年轻,稚嫩,热血。跌宕起伏。可我已经八百岁了,心,犹如冰冻的寒潭。你的照片,八百年前的照片,甚至不能保存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你,也同样没人知道我。我开始哭,并非哭泣我永远失去你。我哭仅仅是因为我活了八百岁之后,才知道,无论如何思念和放下,它都在那里,在岁月的深处,无人问津,从不失落。

《战争论》

我出生在南宋末年,距今不到一千年。当时有句诗词:“家祭无忘告乃翁”流传至今。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现在来说,当然明白。赶走侵略者的时候,请在坟前祭奠的时候告诉父亲。那一百年,我并没有呆在西湖,而是呆在大漠,随着军队前进,我们的大汗告诉我们,在南方,有一片鱼米之乡,在那里,我们不需要像现在一样辛苦就可以丰衣足食。我们将敌人的头颅悬挂在裤腰带上奔跑,扔掉盔甲,减轻负担,冲锋杀敌。为了梦中的鱼米之乡,为了填饱我们的肚子,我们只能前进,无论有多艰难。

在我们占领这片富庶的土地之后,我分到了一块土地,成了王。这些奴隶从来不曾认同我们,他们自诩文明,称我们野蛮。我烧光那些印有方块字的书籍,砍下那些卑贱和懦弱的头颅。胜者为王!我的厅堂里,挂着这幅唯一的方块字组成的横匾。

在我们的天下,你们一样生活,种地,科考,你们并没有因为失去你们的王而失去什么。

不足一百年。。。。一个皇觉寺出来的小和尚带领着一群农民将我的族人赶出了这片土地。我并没有离开,我的家人在战乱中全部死去,我在坟前不停的哭泣,愤怒,一个四世同堂的家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成了乞丐,默默的看着这个新王朝的崛起。这个王朝900万平方公里疆土,七千万子民,富庶,安康。

无论朱元璋多厉害,崇祯还是吊死在煤山上。不到三百年,这个王朝也覆灭了。这三百年,我一直以为,这个王朝的建立可以代表着我们这帮野蛮人的失败,而实际的情况是,野蛮不会导致失败,懦弱才是覆灭的根。

我被插着各种颜色棋子的战士拎出来,任其欺辱,因为我知道,无论大清王朝多厉害,终会被另一群人瓦解。

而事实就是如此。。。。经过康乾盛世,这个古老的民族开始垂垂老矣,像我一样,这时候,我们有四亿子民。

一些像我祖先一样的鬼子兵冲进了京城,毁去了几百年来铸就的辉煌,这些艺术品在战争面前毫无能力,脆弱和苍白。

几十年以后,我看着这些当初脑袋上插着八色棋子战士的后代像狗一样被人欺辱的时候,我并不幸灾乐祸,我打算离开了。我游历到了大漠的深处,我的祖先出发的地方。那一年,一场学生运动正轰轰烈烈的席卷而来。

接下来的日子,我躲在沙漠中不问世事。虚耗了百年,当我走出沙漠的时候,那个弹丸之国已经被宣判落败,但是,懦弱依然让胜利者被其他胜利者瓜分了。。。

800年后的今天,我已经风烛残年,我站在13亿人堆里,谁也看不见我,我也看不见谁。战争,最初都是要打着各种幌子的,诸如:正义,自由,保族,平等。。。。而实际上,正义胜利之后也会凌辱失败者,而胜利者也终会被下一个胜利者所凌辱。而这个过程是必然的。当你的身上贱肉横生的时候,当你开始不满意身边的生活的时候,请记住: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