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人的眼光看这个疯狂动物世界

天寒怎比心寒更冻人

 
 
 

日志

 
 

塞郎郎的后半生243~不知有雪  

2012-11-05 03:26:51|  分类: 半生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腾讯新闻,知道北京降雪,甚至发布了红色暴雪警报。

咫尺之遥,我的公寓房是看不到外面的,因为没有通向外面的窗子。所谓窗子,只能听到走廊里的人声,走一走做饭时的油烟。天亮前去了公寓门口,看到的不是雪,而是雨。本想出去买些青菜和早餐,没有雨具,只好折转回来。

不知不觉,虽然身在繁华闹市,却完全被圈禁起来,醒着看看书,改下稿子,大多数时间在看身边的书。目前最喜欢的还是张洪森的《大法官》。作者笔法细腻,果真是编剧天才,虽然是小说,却可以直接做剧本,就是这个本事,不是一般小说能做到的。书看了一半,两次潸然泪下,可见作者能力。一次是杨铁如从法院调离之后回家,躺下后默默地哭泣,一次是黑子和杀人犯情人在看守所的见面,两厢话未出口,情动如滔滔,区区几百字,让人难禁。

如何才能触动人心底那个深深埋藏的心理痕迹,让那善良真诚的血液缓缓流出来,让眼泪慢慢盈眶而出。

作为一个写东西的人,就是一个骗子,想方设法找到人们心里最善良最美好的记忆,最痛苦最悲情的心事,无论面子上如何光鲜不屑,无论表情如何强自忍耐。

我是北方人,见惯了雪。相比更北方,济南的雪豪不逊色。

父亲中午的时候打来电话,只是想知道我在哪,我用本地号码打回去,安抚父母心情。我不太喜欢和爸爸说话,觉得爸爸说话挺虚的。现在也不太喜欢和妈妈说话,因为不愿听到妈妈让着父亲的语调。父母老了,她们已经完全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这不重要,只要他们好好活着,我就安心,就不分心。

到现在,还不知道北京什么样子,地处一隅,以为北京和济南并无不同。

晚饭时辣子鸡丁,豆腐皮,黄瓜炒鸡蛋。电磁炉不太会用,头两天总是烧糊,这天小心翼翼,虽然是不糊了,但是炒菜成了慢火煮菜,味道不敢恭维。还是吃菜花吧。

雪落下来的时候,我没看见,雪是什么样子,我很清楚,雨雪,算不上雪。雨雪给人一种泥泞的感觉,不喜欢。

雪这东西,看着干净,藏污纳垢,就像是滤水器里面的滤芯。雪落在地上,相信已经没多少人敢随手抓起一把往嘴里塞,不是雪的错。

急匆匆清理的路面,奔忙着众多焦急的人们,雪好与不好,并不重要。

雪落在什么地方,还真的有讲究,落在城市里,徒增烦恼,人人厌弃。落在荒原上,落在田间地头,都有人有诗为证,所谓风花雪月四者,都如此尴尬吧。

这是个市侩的城市,所有文明在这里都可以标上价码且并不突兀。有人问我,你喜欢北京吗?我说,我喜欢。这是个简单的城市,这里的人抢着帮你指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也是漂泊者。这是个有历史的城市,这个国家大多数的屈辱和光荣都镌刻在这,无论是自豪还是羞愧,昭彰,并不隐瞒。

雪后的城市,我没看,在微博上看到了别人拍的雪景,原来,美丽真的仅仅是个角度,不是哪个角度都能看到美丽。

眼睛看到的地方,并不真实,心里所触及的地方,也不真实,真实的一切,是心里选择的角度。主观,才是最真实的,客观,站在万众大千的无数视角去看这个世界,那不是真实,那是混乱不堪。

思想,和雪花一样飞舞,落在地面上,覆盖起来,融化前会坚如冰冻,但,这终归会融化。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