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人的眼光看这个疯狂动物世界

天寒怎比心寒更冻人

 
 
 

日志

 
 

塞郎郎的后半生272~左右脑  

2013-01-20 00:01:52|  分类: 半生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群里看到一个图,是很久前在博客上也见过。那个图是一个旋转的女体,旁边的说明是:看见顺时针和逆时针是两个脑半球在工作的结果。过去我记得很清楚,我只能看到一个方向。而今天,我实实在在的发现,顺逆都看到了,很清楚。

文科生是写不好剧本的。

文科生只能写小说或是散文或是诗歌。剧本本身的特点决定了,这不是文学创作,而是系统的安排和调整,微调。写一个剧,需要查阅大量的资料,而不是仅凭一己之力和经历去写的。

父亲今天说我,三个月里艰难的进了几步,这几天十几步的倒退回去。就是因为我不听他的教训,总是吸烟。不管是谁教训自己,都不是你真的犯了什么真的错误,而是,看不顺眼。什么教训都和我的创作无关。

这三个月里,我没得到任何东西是假的,这三个月得到的东西,和创作无关,都是创作之外的,行业内的一些现状。这些珍贵的信息指导我以后该如何走下去。

真正的学习,每天只能得到很少的一些。少到什么程度?

比如:我昨天写了一句话——最嚣张的人是愚公,什么都不能挡他的路,就算是一座山,都要挖掉。

这句话是我看一个表情得来的,三个人一起走路,其中一个人碰了灯杆一下,然后三个人就揍灯杆。这本身是个喜剧效果,迁怒于人,总不能迁怒于无生命体吧?但是如果在创作使用,就喜感很强烈。继续夸张的话,还有很多写法。

一个老板很霸气,出门晒太阳,被一个大厦挡住了阳光,老板说:拆!

就这么一点东西,是我一天的所得。这种东西,我记不住,我得反复的看,以免忘记。点点滴滴的积累自己对戏剧的理解。

一个鬼子站在村庄里,面对几百村民,说着要修一条路,在村和县之间建立碉堡和防御,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鬼子一笑。天空骤然黑了,雨点般的炮弹砸在山上,尘烟消散,山没了。

一句话,琢磨到极限是什么?一个小图案,能琢磨到什么程度,一个理念,能够扩展到什么地步?

戏剧写作如果要保持张力,一定要在压力线之内无限扩展剧情,压力线一消失,就开始下一个故事。

我要在下午三点前抵达某地送一封信,在我送信的过程中,无限扩写感情戏,我和鬼子的基情和我伪军的打情骂俏,一旦信送到了,就停止所有写作。所有压力线之外的写作,都是水戏。

得到上面这个理念,也是在一转念之间,永远存在我的戏剧教科书里了。

关于反派的树立。现在的抗日片子,大多会把敌人那一边的事情也写的事无巨细,鬼子在开会,鬼子在谈恋爱,鬼子集结部队。。。似乎是树立了标准的反派。做一个对比,在《我的团长我的团》中,鬼子从来没有过戏,只是在讲这个团自己的事情,所有的困难都是自身的。写剧本的能力,高下立见。如果把现在那些两面写的鬼子片扔掉一半鬼子戏,连给《我的团》提鞋的能力都没。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