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以人的眼光看这个疯狂动物世界

天寒怎比心寒更冻人

 
 
 

日志

 
 

塞郎郎的后半生340~仓惶岁月流散  

2013-11-15 04:18:21|  分类: 半生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里两点钟睡醒,等到六点,坐上去北京的车,车子在路上坏掉,换了一辆,在下午一点钟到达,花了半小时找到地方,到了指定房间,和制片谈了不到一小时,出了门,步行到赵公口,买了回东营的车票。

值得一提的是,我从刘家窑走到赵公口的时候,想起那个冬天为我指路的人,一直带着我走了三站地,远远看着我走进赵公口才离去的陌生北京妞。

这次在赵公口坐车,是个失算,因为赵公口是没有直达东营的车的,全是过路车,也就意味着只能坐卧铺。为了省几步路,没去八王坟。

这是这个月第二次进京,一次比一次匆匆,除了目标制片,其他编剧是不可能预约了。一个编剧丢了手机,我前一天发短信约吃饭,卡号转了号码,打过来的时候我已经买好了回程车票,虽一再挽留,实在是除了一顿饭没啥其他意义,既然都在一个行当里,相遇是早晚的事情。

在候车室,一个个子不高的女人,瘦瘦的,摁住一个大汉不停的大喊大叫,在我等车的一个小时里,这个男人最多说了三句话,女人则不停的摔着东西,撸着袖子高声叫骂,对着男人撕扯,所有等车的人都看着这对人。后来乘警过来说了几句,两人离开,男人比女人高出两头。

旁边的年轻人说,怎么那么厉害?

这样的组合,可能是最弱的家庭组合,所谓女人当家,墙倒屋塌。一个小个子女人,连自己的男人面皮都扔在地上一小时,谁还会把这个家庭的成员当回事?任何人,只要想,就能轻易的羞辱这个家庭的任何成员。

岁月仓惶,不经意间处处流散。

从大巴上下来,打了黑车回来,双买了一堆吃的,看样子也是一天没出门。双在我走了以后,睡过了头,没去上班,顺便请假两天。

坐在大巴上去北京的时候,呆呆着看着窗外,田林倒退。贫瘠的土地上,整齐的大棚。在车上都能看到那些干涩的土坷垃里根本不会有什么营养,所谓土壤,只有土没有壤。

成年男子找着自己的座位号,执拗地要坐在自己的座位号上。途中接了二十多个电话。乘务员过来要检查他的安全带,他不耐烦的说,扎了扎了。你拿起包我看看。扎了扎了。

中午下车的时候,到处找厕所。

昨天白天给制片打电话之后,双说,你这么心神不宁的,还是别去了。我说,我不是担心做不好么——并非心神不宁,而是谨慎过度。一向随意的我为了穿哪条裤子和鞋子踌躇了一下,因为脑子里冒出去年冬天刘老师开会前叮嘱我的话:明天换身衣服,精神点。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